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普园地 >> 理论研究
阅读次数:863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邪教教主们主要是用什么具体方法让信徒们信服崇拜和迷魂洗脑的?

明白这个问题,对我们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是最最重要的。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邪教教主们主要用的是“发功治病”、表演“特异功能”等手段,来暗示自己有超人高功能,让人们在惊叹、信服、崇拜基础上,进而迷魂洗脑实施精神控制。

先介绍发功治病手段。看看我们知道的一些邪教教主,“法轮功”的李洪志、“华藏宗门”的吴泽衡、“日月气功”的温金路等,这些冒用气功名义踏着伪气功台阶发展起来的邪教教主们,无一不到处吹嘘自己有发功治病的高功能。什么是发功治病呢?是教主吹嘘通过练功不仅自己的内气元气充足了,而且能通过手上穴位发放出来,这些高能量物质经过空间作用到患者身上,起到治疗患者病痛效应。当然,这些家伙只靠嘴皮子吹嘘是不会招揽那么多信徒的,真正能迷惑住人们对他们深信不疑的是发功形式治病确实有效。实践证明,这种形式的治疗确能立竿见影使部分人产生感觉和效应,甚至是惊人的疗效。例如,正在胃疼的患者,伪气功师伸手在患者上腹部做出发功的样子,患者立马感觉一股热气流出现在胃部,胃也马上不疼了。最有轰动效果的是有的瘫痪患者,用担架或者轮椅送来的,竟然在发功治疗后立刻恢复了走路的功能。别说是普通老百姓,就是有的高官、大科学家、各界名人们亲眼见到甚至亲身体验到这些他们不可思议的神奇疗效,岂能不相信和拜倒在他们脚下和对其虔诚崇拜?邪教痴迷者们最开始就是这样对教主产生信服崇拜心理,进而教主说什么自己都不加批判地信什么了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教主们难道真的有超人高功能吗?我在国内最早通过实验证明了这些疗效并不是邪教教主的神奇功能引起的。

我是个上大学前系统学习过中医、西医大学毕业、读研究生阶段受过严谨的科研方法培训、还在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学习过心理学的人。我的这些综合知识结构,让我在遇到问题时,能迅速透过现象抓住事物的本质。

以发功治病有效果为例,我不会只听伪气功师说他能发出有物质基础的外气就不假思索地信他的话,我也不会只根据亲眼见到他的治疗效果就相信是他发出的高能量外气起的作用。心理学知识告诉我,他的治疗效果也有可能是心理暗示引起的呢!下面给朋友们科普点儿心理学暗示的知识。

暗示属于心理学的内容。心理学对暗示早有许多研究与论述:“暗示是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暗示就是认识作用的不加批判地接受。”“受暗示性在于一个人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他的行为动机不是自己形成的意念和信念产生的,而是旁人影响的结果。”概括地讲,暗示就是不明白地表示,就是用含蓄、间接的方法对人的心理状态产生迅速影响的过程。被暗示就是不加批判地接受了别人观念的影响。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人的感觉、知觉、记忆、想象、思维、情感、意志等心理过程都可受到暗示。人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皮肤的温痛触压等所有感觉都可经暗示产生幻觉。例如,心理学有这样一个著名的实验:一位化学教授在讲台上打开瓶子,把一种实际上是无味无味的溶液倒了几滴在棉球上,并作出了难闻的厌恶的表情离开讲台。很快,靠近讲台的前排学生报告嗅到了难闻的气味,逐渐最后排的学生也闻到了。化学教授在演示中,没有说话,没说这个液体气味难闻。为什么学生们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难闻的气味了呢?这是教授在学生面前的权威性先起到了权威暗示作用,因为学生们相信教授不会欺骗他们。其次是教授通过面部表情和姿势动作的暗示,向同学们准确清晰地传达了暗示信息,那个液体气味难闻。这几种暗示共同发挥作用,引发出全体学生们集体性幻嗅。

心理学研究结果表明,暗示可以借助言语的形式,也可采用手势、眼神、表情、动作姿势或其它暗号。暗示具有惊人的作用:消极暗示可以导致人体功能失调,形态器质性损伤,甚至引起死亡。积极暗示可以治疗疾病和调动人体潜力。我们临床心理学正是在发现暗示的这些特点和规律基础上,利用暗示方法为相关患者解除病痛的。例如某患者腰部受外伤,自以为脊髓受了损伤(消极暗示),下肢出现了瘫痪(功能失调),但是经医生用肯定性的言语告诉他给予特殊治疗(实际是普通电刺激)会立即见效的积极暗示后,下肢的功能在电击后立即就得到恢复。这些就是临床常用的暗示疗法。

懂得了一些暗示的知识,我们就不难发现所谓发功治病中,邪教教主极其充分地运用了暗示手段。

我曾做了大量观察和实验,例如,给受试者蒙上眼睛,使其不知外气师何时向他发气,则受试者的感觉效应立即与外气师发“气”在时间上失去了同步性,出现不发气时有效应,发气时反而无效应的情况。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再如,让外气师悄悄地向附近不知道也不认识他的人发气,则任何人都不会有一点效应产生。反之,找一个根本没练过功,也不会发气的人冒充外气师,告诉人们这位冒充者是一位功夫高深的气功大师。然后让冒充者学着外气师发气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比划起来,人群中会有相当数量的人产生“外气”效应。这里试举两个我在临床上遇到的典型实例。

一个例子是我分别给几位患者做的。面对前来我们气功门诊一些专门要求我给予“外气”治疗的患者,我知道他们之所以专门要我出面给他们治疗,是因为他们知道我是气功研究室主任,是气功专业研究生的指导教师,已经自我认为我的功力最强,先接收了我的权威性暗示了。面对他们,我说,我刚接到领导电话,需要马上参加会议,没有时间给他们治疗。请他们回家,在当天晚上八点前,在椅子上坐好,眼睛轻轻闭上,全身尽量放松。我则八点钟在我家里准时给他们遥控发功。并请他们第二天上午来我办公室介绍一下接收我发功的情况。第二天他们都极其激动地介绍说,当晚八点,准时收到我发的功。这是一股很强的热气流,这股气流不仅推动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而且使之全身出汗,整个身体感到非常舒服,尤其是偏头痛等病痛当时就止住了,当晚没吃安眠药竟睡得非常深沉……

其实,那个时间我正在忙我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给他们发功。从这个例子朋友们可以看出暗示不可思议的强大作用了吧。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有朋友可能说我想象力太丰富了吧,还能搞出个遥控发功。我要说,这个遥控发功可不是我的专利,遥控发功的专利发明人是被誉为“现代济公”的严新和极其信仰外气的大科学家钱XX。《中华气功》杂志1993年第一期在第一页刊登一篇严新与与陆祖荫等人合作的,严新从美国向位于北京的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发功的实验论文,标题是“严新从美国向北京发功实验”,结果是改变了高能物理研究所里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这篇天方夜谭式的论文与严新和清华大学李升平等人合作的、严新从广州向清华大学发功改变了水分子结构的实验等6篇论文。与人家严新千万里外发外气比,我在北京城内给患者“发气”就太不值一提啦!

另一个例子更有意思。一天,我在气功门诊接待了一位女患者。她是被丈夫和女儿用轮椅推来的。患者及其家属告诉我,她已双踝骨折八个月,至今不能下地行走。希望我能通过外气治疗帮助她恢复行走的功能。我首先检查了她的X光片,发现骨折处对位很好,骨折早已愈合。检查骨折处的感觉与运动功能,也都正常,不存在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受损伤导致瘫痪不能行走的的情况。通过交谈,我发现这位女患者是一位性格内向、敏感、易受暗示的人。因此可以断定,由于她本人不懂医学,又过分顾虑自己的病变,错误地认为双踝骨折是很重的病变,从而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心理枷锁——消极心理暗示,导致骨折早已痊愈还不能行走的“心病”。基于上述分析,我决定为她进行所谓发放“外气”的心理暗示治疗。我告诉患者:“你的病不要紧,我治疗过很多你这样的病人,效果非常好。我发气治疗后,能立即把你瘀滞了8个月的经络气血给疏通开,你马上就能下地行走。为了保证疗效,我给你发的气会强一些,请您能咬牙坚持忍住。”说完,我让患者躺在床上,引导她放松入静后,我将手轻轻地触碰她的腿部,这时只见她的腿剧烈地抖动起来,并且高声喊叫起来,说腿部出现了强烈的电击感。其实,我除了暗示以外,根本没有半点发气的意思。她腿部产生的电击感,是在我暗示基础上产生的幻觉。继续“电击”一会儿后,我让患者起床穿鞋下地自己走。她当场就不要轮椅、不要搀扶地轻松地走了起来。我告诉她,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坐轮椅并且今天就自己走回家去。她照办了,一路顺利走了回去……

其实,上述实验任何人都可重复,任何人都可利用这些简便易行的方法去试试你自己(假扮成外气师)和任何江湖外气师。根据这些阻断暗示时外气师的发功就失灵,利用暗示时非外气师也可重复出发功效应的正反两方面例子,以及发功治疗只对部分相信者(易受暗示者)有效,表现为“诚则灵”的特点,完全可以断定,所谓的发功治疗效应百分之百地是心理暗示引起的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大家想想,瘫痪在病床8个月不能行走的这位病人,仅经过我这一次治疗就能下地行走了,而且亲身体验到我的手能让她产生被电击感觉,我是不是立刻成为她心目中最信服和崇拜的具有超人能力的神了?看看我这个案例,请大家想想,成为教主有那么难吗?教主主要就是这么形成的!在这个基础上,教主说什么信徒就毫不怀疑地相信接受什么,教主的很多观念就在这个基础上洗脑灌输给了信徒。

所谓让个别高官、大科学家、各界名人和大众们痴迷相信的,发功治疗对部分人部分病有效的原因应该很清楚了吧!这种暗示疗法掌握在医生手上是为患者解除病痛的科学;反之,在伪气功大师和邪教教主的手上,则变成了他们骗钱骗名偏色、让人们痴迷崇拜他们危害社会的工具。

邪教教主们除了无一不用发功治病手段外,还常用表演特异功能的手段让人信服崇拜。

“特异功能”是我国的叫法,国外最初称之为“灵学”、“心灵学”,现在又逐渐为“超心理学”一词所取代。它的研究对象主要可归为两类:一类是认识上的超常现象,即“超感官知觉”;一类是意念直接作用于外界事物,称作“心灵致动”。具体内容庞杂,例如透视、遥视、思维传感、预知、意念移物、意念治疗、灵魂出窍、附体重生、幻影续存等等。

国内外公认的第一个特异功能研究团体是1882年英国成立的“灵学研究会”。本世纪初我国一些人士受国外影响也创建过灵学研究会,出版了不少书籍资料。从1979年报道四川唐雨“耳朵认字”开始并持续到今天的特异功能热潮,实际上是以往的和国际的灵学和超心理学研究在中国的反应和继续。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还曾于1982年派代表出席了在英国召开的国际庆祝灵学研究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并作了专题发言。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成立于1987年,学会确定特异功能研究是人体科学研究的核心内容。“特异功能研究”的提法逐渐向“人体科学研究”的提法过渡。继《人体特异功能通讯》、《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通讯》之后,又于1990年创刊了《中国人体科学》杂志。原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局长是中央人体科学领导小组组长。这些机构和刊物在“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后停止了活动。然而,江湖大师王林、道士李一和宫哲兵教授等众多人士特异功能传播活动至今都此起彼伏一直没有停止过。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必须看到这样一个事实,特异功能使人相信的一个重要手段是成功的表演。相当一部分大众面对“亲眼”所见的表演“事实”,立即相信特异功能的存在。依据的是“眼见为实”的原则。然而,这些人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眼睛也常有分辨不出幻觉、错觉、自然的和人为的假象,因而未看到事物本质的时候。从争取大众的角度看,表演有其成功的一面;但是从争取科学界承认的角度看,表演又恰恰是特异功能最薄弱的一面——表演事实无法证明亲眼所见的结果就是特异功能单一因素所致,而科学只承认遵守科学规范获得的结果。

受过科研方法训练的人都知道,表演与实验之间有原则性区别。两者之间最显著的不同点在于是否控制条件。如果一项研究事先进行了周密的实验设计,在操作中采取了严格控制条件排除其它干扰和作弊行为的措施,并且获得的结果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进行重复,或经得起包括持不同观点人在内的科学验证,那么得出的是科学实验的结果,这种结果是真实的、可信的。反之,如果不控制条件,不采取排除其它因素参与的措施,并且结果不能由别人,特别是不相信的人来重复验证,那么这种结果最起码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如果特异功能研究能遵循这样一条人类经过长期实践形成的基本的科学规范,并且获得成功,那么这种事实不用多,哪怕只有一个,也足以使科学界承认特异功能的存在,围绕特异功能的争论也会早日结束。但是,我们面对的现实是,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过硬的符合科学规范的实验事实能有说服力地证明那些超常现象是特异功能而不是其它因素所致。而被吹捧坐国内特异功能第一把交椅的张宝胜在表演特异功能时多次作弊被揭穿。前几年引起社会轰动、被众多各界名人朝拜的王林大师表演的空盆变蛇特异功能,也被揭穿是杂技魔术手法。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为了更直观说明问题,我现在亲自给大家表演一个“意念停秒针”的特异功能。我这里有个挂在咱们家里或者办公室墙上看时间的电子钟。钟面上有从1到12的数字和一秒一秒走动的秒针。我说我练功后自己体内的元气充足了,可以从丹田肚脐部位发放出来,控制住不停走动的这个秒针,让它停止在你们要求的任何数字上。我现在把电子钟贴在我小腹丹田部位,大家注意这个秒针快走到你们随机要求的数字了。停!大家看看,我的丹田气把秒针准确停在了你们说的数字了吧?大家亲眼见到了吧?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眼见为实,现在大家相信我的小腹丹田能发放出停止秒针走动的内气元气了吧?还有的人说以前自己不相信特异功能,这次是亲眼所见,完全相信真有特异功能了。我要特别告诉大家,今天要洗脑转变眼见为实这种观念,树立起眼见未必为实的科学观念。因为如果你们仅根据我表演的现象就相信了我一定有特异功能,你们就上当受骗啦!你们问我为什么?问我如果不是我有特异功能是用什么力量方式停住了秒针?我现在就告诉大家。我在表演前,在小腹衣服里边偷偷地藏了个小小的磁铁。当电子钟的秒针走到你们要求的数字时,我只要把驱动电子钟秒针走动的钟后面的电池靠近我小腹部藏着的磁铁,电池在磁场作用下失去了正常的驱动力,秒针自然就停止不动啦!什么特异功能,骗术而已!!什么我的元气控制,是没有遵守科学规范控制条件,让我通过表演方式从容作弊了而已!!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邪教教主就是这样首先通过发功治病和表演特异功能方式,让人们感觉他不是普通人,是有高功能的神人,让人们立刻对教主信服、尊重、崇拜,在这个基础上,所有邪教教主都会接着使用催眠的方法给信徒们洗脑,实现精神控制。

催眠是心理学的内容。催眠状态是一种特殊的意识状态,是介于清醒与睡眠之间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恍惚意识状态。临床心理医生正是利用这个方法对有心理症结的患者进行催眠状态下的“洗脑”,清除患者原有错误观念,灌输给患者健康正确的观念。在新观念影响下,患者的行为也发生转变,恢复了心理健康。临床把这种治疗方法叫作催眠疗法。催眠的方法并不复杂难学,其中凡是长时间反复单调的刺激方法都会对人产生催眠作用。

那些邪教教主们在通过发功治病或特异功能表演博得人们信服崇拜后,无一不是使用这种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的催眠方法来达到对信徒迷魂洗脑精神控制目的。例如全能神邪教通过“吃喝神话”方式,让信徒长时间反复学习背诵他们的经文。李洪志的“法轮功”把他们长时间反复单调学习背诵经文的方式叫“学法”。温金路的日月气功邪教则是让信徒长时间反复单调学习唱诵他编的“诗歌、唱词”。这里我具体解剖“法轮功”的实例请大家看看。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光明日报报道某著名学府一位博士生与“法轮功”决裂的情况。这位曾经被邪教俘虏了的高智商博士生在转化过来后写到:“是通过‘学法’精神被完全控制”。他具体介绍说:“李洪志把‘学法’放到比练功重要得多的地位。李洪志说‘法轮功’只练动作是不行的,要用大量的时间来学法。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我每天花许多时间反复读‘法轮功’的书籍,看‘法轮功’的录像,听‘法轮功’的磁带,甚至是通过抄书、背书,直至把‘法轮功’的东西装进头脑。”“(学法使我)逐渐与周围的人隔开,与社会生活脱离,一步步走向思想的封闭,失去独立判断是非的能力,成为没有自己思想的躯壳,最后只能视李洪志的经文为圣旨,唯其马首是瞻……”

案例二来自当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道过的一个事例。介绍某大学一位副校长,他不仅自己专业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是一个向大学生传授辩证唯物主义课程的哲学教授。表面看有些不可思议吧,这样一位高级知识分子也成了邪教“法轮功”的痴迷者。他被转化后说,他最初是抱着健身治病愿望学习“法轮功”的。当他刚接触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时,尚有清醒的辨别判断力,认为李洪志的一套纯粹是胡说八道。但在功友向他说,你不是想健身治病吗,那你就别管“法轮功”的理论有没有道理,只管按照练功要求实践念“经文”就行了,念着念着就能起到健身治病的作用。这位哲学教授介绍自己念来念去一些天后,就对原来持反感批评态度的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变得半信半疑了,再念来念去一些天后,对李洪志的大法变成坚信不疑了,并且还积极地为他参加的“法轮功”组织做事了。

如果说没文化的普通老百姓被邪教给拉进去了多少还可以理解,面对高智商的博士生和马克思主义哲学方面教授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都成为邪教歪理邪说的痴迷者,人们普遍感觉难以理解,很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因和“窍门”。其实,明白了我前面介绍的心理学催眠知识,就可以很容易发现这两个人已经用他们自己的话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答案--“法轮功”是通过长时间反复单调“学法”的催眠手段对信徒进行迷魂洗脑使其痴迷的。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俗话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邪教信徒们这种“吃喝神话”、“学法”、“唱诵诗歌”等长时间反复单调的超标行为逐渐使自己的意识进入了催眠状态,催眠状态下天天不断学习重复的那些经文歪理邪说的内容,会逐渐变成自己的价值观念深深扎根在意识甚至潜意识中,通过大脑第二信号系统形成条件反射在大脑强化固定下来,成为指导自己行为的准则,以及成为转化困难和非常容易反弹的物质基础。由于信徒大脑兴奋灶全部集中在邪教经文观念上,意识变的越来越狭窄,完全呈现“邪教思维与信仰状态”,大脑原有的家庭、事业、国家法律法规等观念被深度抑制失去了反思提醒作用,最终精神被教主完全控制。除了邪教,推而广之,所有宗教,都主要是通过大同小异类似的催眠手段实现其统一精神信仰的目的。这才是所有邪教具有强烈迷魂洗脑和精神控制作用的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或自然科学机制。

结 语

通过以上介绍,我们可以完全明白了邪教教主们主要用的是“发功治病”和表演“特异功能”手段,来暗示自己有超人高功能,让人们在惊叹、信服基础上对他产生崇拜心理。进而在教主要求的长时间反复单调学习经文过程中被逐渐催眠洗脑扭曲了观念,最终成为意识狭窄被精神控制的痴迷者。相信大家明白了这些后一定也同时具有了识别邪教的能力和抵御邪教的免疫力。我坚信各位以后再遇到发功治病的人和表演特异功能的人都不会再相信他们有超人高功能而对其产生崇拜心理,更不会接受他们的要求去进行长时间反复单调学念他们的材料。因为大家已经通过我的宣讲,种下了预防邪教病毒的疫苗了。

张洪林教授:如何科学有效识别和抵御邪教

 

张洪林为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主任医师、医学博士。曾分别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中国无神论学会、中国宗教学会、北京反邪教协会等理事。早年随父学习中医,后考入吉林医科大学医疗系学习西医。1978年作为第一届中西医结合专业研究生,考入国家研究中医的最高学术机构——中国中医科学院,使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针灸、气功的作用机制以及伪气功实质和邪教迷魂洗脑精神控制的科学机制,先后获得医学硕士和医学博士学位。

张洪林教授担任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研究室主任期间,领导研究室的气功实验研究、理论文献研究、临床治疗工作、气功教学工作,以及作为研究生导师担负培养气功专业研究生任务。作为课题组长和主要参加者,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以及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科研课题。其研究成果不仅纠正了气功概念和定义的失误,尤其第一个通过实验证明发功治病对部分人有效的原因是心理暗示,不是被吹嘘的物质性高功能外气。特别是依据其综合学科知识率先指出,所有邪教都使用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的催眠方法对信徒迷魂洗脑精神控制,为提高邪教痴迷者教育转化效率提供了科学依据。研究成果对学科发展以及社会方面均有较大影响。此外,张洪林教授在全国多种报纸杂志发表二百多篇气功文章,主编和参加编写了多本专著。为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学员讲授气功,多次应邀出国讲学,并作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气功顾问,被派往国外指导工作。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