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普园地 >> 科技史话
阅读次数:958 
“不死仲尼”和“复生颜回”的乱世挣扎
文章来源:凯风山东   乱世总是要死人的。其实人总是要死的,何况在乱世。虽然乱世的死法,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很糟糕的。但是再糟糕的方式,碰上了,还说什么?即便想说,谁又听呢?翻一翻那些乱世的光阴,总会遇到一些无法释然的影子。在你我的身边,在斑驳、暗淡的光线里和思绪羼杂在一起,令你无法割舍、消除和忘却。魏晋的乱,有时候是超出想象的。就像你在午后的困顿中不知道会做什么梦一样。于是任梦在午后的寂寥中,丝丝缕缕、漫无目的的游荡开来。   在魏晋的午梦里我会想起两个童年的故事,一个是关于王戎的,一个是关于孔融的。从童年的角度来讲,我更喜欢王戎识李的那个,在这里我经常会梦到遥远的童趣和温馨。但是关于孔融的那个和我接下来要说的却有关联,不是关于故事的,是关于人的。知道孔融的人,大多都是从孔融四岁让梨开始的,也就是说是从其乐融融开始的……但是结局却很凄惨,因为要说到他的死。   在古代,可能是职业太少和就业率不高的缘故,文人大多选择了从政。但是从统计结果来看,这个职业是属于高危职业,弄不好会直接命丧其中。因为大多数文人在骨子里注定了对于政治斗争是缺乏纵度和深度认识的,甚至是盲目的。他们看不清形势,或者说自大得根本就没想看清形势,以至于落进了这个圈子,便会任人宰割。 孔融就是这样,何进想过要杀他,因他名太高,放弃了。董卓也想杀他,也因为名太高,选择了借刀杀人。最后轮到曹操了。这种危机的不断升级,对于政治嗅觉极不敏感的孔融来说或许根本就没有洞察到,以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碰曹操的底线。关于酒禁的问题曹操忍了,关于儿子纳甄氏的问题曹操也忍了……但最后曹操还是没有忍住。作为汉末的名士,孔融不知道什么是夹着尾巴做人,他很高调,而且这种高调恰恰反衬了他在政治上的不成熟。好听一点也就是他不屑于和曹操这种出身寒族、法家思想、实为汉贼的人为伍,他是有自己政治立场的人,于是他便处处和曹操唱反调。 他的立场就是仕汉,不管这个皇帝是个什么货色,我就是汉臣,谁对大汉怀有二心,谁就是我的敌人。真的很纳闷,越是那些亡国之君,越是有那么几个死忠。想想那个南宋的赵昺,陆秀夫背着他跳海之后,竟然有不下十万人听说后也跟着跳海了。这不能说是信仰,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或许,这就是执政者宣传的忠君爱国吧。孔融大概就属于这一类。政治对于一个文人来说,尤其是乱世的文人,就是一种自焚,但是很多人喜欢这种自焚,有时候,还会把这种自焚推荐给自己的朋友。祢衡就被孔融推荐给了曹操。有时候想想,文人真是太可爱了,更可爱的是两个人的相互吹捧——祢衡说孔融“仲尼不死”,孔融说祢衡“颜回复生”——看着看着就想笑。   对于孔融,曹操一直忍着,但是对于祢衡,曹操似乎就没那么大度了,他竟然也跟董卓学了一把,把祢衡打发到了刘表那里。对于孔融来说,不知道有没有感觉到曹操敲山震虎般的重锤。祢衡也很对得起孔融在曹操面前对他的褒扬,不是装病,就是装疯,总之,不去。曹操烦了,祢衡更烦,于是那出有名的击鼓骂曹上演了。很少有人像祢衡一样,袒胸露乳地对执政者大骂,曹操隐忍了,但是他的隐忍是有预谋的,是充满了阴性智慧和政治手段的。   而祢衡呢?他的颜回之才,恐怕只是孔融的一种标榜之辞。刘表也不待见这位恃才自傲的主,刘表的政治手腕在处理祢衡这件事情上,显然比曹操要高明得多。曹操本想借助刘表之手杀掉祢衡的,但是刘表不上这个当,刘表把祢衡打发给了黄祖。所谓杀贤的冤大头,终于出现了——祢衡被黄祖给杀了。刘表在杀祢衡的人员选择上,比曹操要专业得多了。   在政治上最愚蠢的事,就是危机临近的时候,很多迹象和兆头都接踵而来,自己却毫无知觉,甚至毫无洞察和防范,还洋洋自得。祢衡得罪曹操说到底还是因为政见不同,曹操在很多以汉为理想轴心的文人那里,是无法得到其向心的。所谓文人的率性,在这个时候却正是招祸的根源。况且率性过了头,那就成了狂傲了,狂傲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呢?俗话说: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祢衡的死对于孔融的震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但从孔融以后的人生轨迹来看,似乎没有多大影响,依然是我行我素,在官渡大战前,还大肆宣传悲观言论。我们的孔融先生真是个闲不住的人,处心积虑地不让曹操有好日子过。大战当前,兵家最忌的就是说些丧气话,孔融不但说,而且还喋喋不休地说。   一年一年又一年,曹操终于无法再容忍身边这个不死的“孔仲尼”了。公元二零八年,“下狱弃市。时年五十六。妻、子皆被诛”。若孔融能看到苏东坡写的那首“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吾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的诗,不知会做何感想。单单从王戎认李的那个童年来看,我们意识里的“乱”会被一种童稚和温馨所代替,但是那棵李子树,总感觉是孤单的,感觉它更像处在一个旷野上,无依无靠,而那种温馨总会碰上酸酸的李子。它用酸楚的味道提醒你,这是乱世,这是魏晋幽暗的深渊,光明那是在转角以后的事了。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