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工作研讨会
阅读次数:1127 
求是观察理性思考
  有人戏称我们这个多姿多彩、千变万化的世界是人间万象的大舞台。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和难以把握的动态人生过程,一些人便认为这个神秘莫测的世界只是超自然力量的玩物。于是,邪教组织便宣称可以解决人的终极关怀问题,提供“圆满”的途径和方式,让信徒随心所欲地控制自身的思想和肉体,最终超凡脱俗,获得永恒,成为超自然的“人”——神。“法轮功”邪教组织便是这样大话、假话、鬼话的托拉斯。近年“法轮功”邪教组织活动波及面之广,涉及人之多,在我国历史上也是少有的。至今,仍有“法轮功”练习者依偎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怀抱,甚至以身相许,其深层次的原因何在?它给世人的启迪和警示又是什么呢?   易受邪教组织诱骗的人群   追随邪教,便意味着选择有神论!道理很简单,因为有神论者归根结底是历史唯心主义者。有神论者为什么不选择传统宗教而选择了新兴邪教?这对有些人是偶然。但对有些人是必然的。宗教学家和心理学家认为,邪教对社会转型期处于中下层经济地位的人最具吸引力,但现实社会中任何社会阶层的人对邪教都不具有天然的免疫力。不论财富多寡,不论职务高低,不论知识贫博,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无论什么人都有成为邪教俘虏的可能。其中,有几种社会群体的人们,更容易受到邪教组织的诱惑和蒙骗。   1.唯心主义者。面对生活,面对社会,世人大体有三种人生理念和人生道路:一是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将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力量无私地奉献团队、事业和国家;二是唯心主义(有神论)者,将自己的爱和力量全部奉献给自己的异化主体——神;三是虚无自私主义者,凭毫无意义的坚忍和痴心面对社会。相信有万能的超自然的“神”,在希望“神”保佑时,他(她)容易被邪教的歪理邪说引入歧途。无神论不仅是科学世界观的基石,也是一切科学思想的理论基础。假如只相信鬼神等超自然的力量,不知依靠自身的智慧和力量,一味地向神灵乞求解放,其结果永远当奴隶。   2.弱势群体。在动态的社会生活中,无论是物质生活方面,还是精神生活领域,总有一些弱势群体。由于这些人经常会受到他人的剥夺,远离社会经济文化的主流生活,故而不满和失望,容易投入邪教的怀抱。一些人通过对邪教的痴迷和对教主的崇拜,淡化对现实的不满,缓解紧张的情绪。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它的失衡或病变,极易使家庭成员形成倾向于邪教组织的诱因。家庭生活中经常是各种环境并存,所以离婚、失恋、虐待和缺乏关爱的人容易误入邪教的大门。   3.人格缺陷群体。人们意志脆弱的时候,邪教容易得手。有些特定环境也易导致人们上当受骗。无法与别人交流和建立关系,性格内向和心理抑郁者;自卑、绝望、灰暗情感、依赖性强、承受能力差者;渴望治疗心灵的创伤者;孤僻者;缺乏明确的人生目的者等易被各种秘传和超自然的歪理邪说所吸引。如“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从众心理,劝人加入练功组织,而本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不是为自我目的而言行,自己只是实现他人政治和经济目的的马前卒。进而,这些“法轮功”练习者在心理上只对李洪志的权威有责任感,却对李洪志歪理邪说的内容毫无责任感。当然,也有极个别的人,本身就属于精神障碍者。   4.超限私欲的人。喜欢对事物神化理解,追求完美和体验。当追求完美的理想无法实现时,便希望体验超常的心理感受,渴望拥有超自然能力。此时,邪教组织便开出一张摆脱世俗烦恼的神奇药方,宣称通过超常体验,达到解脱。对此,有人认为邪教是一种“超级市场式的神秘主义”,又是一种“超级利己的神秘主义”。有人追求超常的心理体验,甚至渴望与上帝直接对话交流,渴望拥有超自然的能力。物质生活富有者往往希望得到超物质的利益,如得到具有超人的神力、长生不死等,为满足异想天开的奢望,把加入邪教组织作为精神生活中的特殊享受以满足超限私欲。对于追求超常体验的人来说,宣扬歪理邪说的邪教组织比正统的宗教团体更具诱惑力。   5.有原始思维倾向的人。非逻辑性和非理性,是原始思维的两个本质特征。人的意识和思维一旦陷入非逻辑性轨道,便无法将自身融入活生生的现实社会,他仅生活在虚无飘渺的“幻想”世界中。当幻想达到痴迷或神经质状态时,幻想便往往可以满足想什么就有什么的“境界”。此时此刻,现实社会中的生与死、爱与恨、真与假便毫无区别或价值,整个世界都变成一片定格不变的空白。如,有心理定势和恐惧感的人往往容易上当,并无法自拔。人一旦具有“法轮功”的心理定势,为了“消业——上层次——圆满”,无形中把自己禁锢在“法轮功”的牢狱之中,让痴迷者在科学与迷信、文明与愚昧的十字路上迷失方向。而具有恐惧心理的练习者往往被“法轮功”散布的“形神俱灭”等谎言恐吓,使其心理上对李洪志产生敬畏,在精神上产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强烈错觉,如同与邪教组织签订了生死契约一般,而惟命是从。在这种非逻辑思维状态下,人性已被泯灭,喜、怒、哀、乐,成为尘世间俗人的专利。也正因为这种原始的非理性的思维方式,常常导致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法轮功”练习者奇怪、强烈、过激、痴迷和可笑的言谈举止。受到邪教精神控制的人,便是有原始思维倾向的人。[Page]   6.个人崇拜与玩世不恭者。在传统宗教中,被崇拜的神灵都是抽象的、彼岸的神灵。人间的教主充其量不过是神灵的先知(代言人)。而邪教的重要特征是活在尘世的教主把自己神化。在特定的时空,一些人容易产生个人崇拜的心理意识,从而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最崇拜的人。尤其对生命价值的反思和对生存环境的担忧,渴望解脱,渴望被拯救。这一点,在封建思想浸蚀的中国,往往更有市场。还有一些人总觉得生不逢时,认为怀才不遇。邪教的歪理邪说神化救世主,或散布超凡脱俗的必由之路,并许诺通过它那套神秘的“圆满”方法,不仅可以医治各种心理和生理疾病,彻底改变人的性格和命运,还可以拥有超自然能力,达到神的境界。这使追求个人崇拜和理想上失意的人极有兴趣。逻辑性和理性思维是有条件的,而邪教则号称满足人类认识上的无限感觉和超越自我的需要,特别使一些想开发自身潜能的痴迷者难以自拔。   7.被健康需求误导的人。作为社会属性的人,需求有低级的、高级的;有物质的、精神的;有生理的、心理的。这说明人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健康需求同样是多方面的,不同的人群和不同时期的人对健康的理解和需求是各异的和动态的。健康需求自古便是一个永恒的土题。新中国曾出现过打鸡血热、空腹饮水热、红茶菌热、甩手疗法热、气功热等热潮。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法轮功”,最初也是打着强身健体的招牌。改革开放后,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健康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对健康长寿的愿望日益强烈。“法轮功”邪教组织之所以蒙骗一部分人,与长期不正常的气功热,特别是气功“万能”的骗局有关,是人们健康需求非理性化长期被误导的结果。在社会生活中,对那些自己不熟悉、模棱两可的事物,人们往往容易被误导,李洪志得以制造“法轮功”的恐怖神话,是与人们健康需求被误导密切相关的。   知识分子何以痴迷邪教   什么人痴迷邪教,与文化程度没有必然联系。一些知识分子甚至卓有成果的科技工作者迷信邪教,源于他们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精神。掌握一定的科学知识并不等于拥有科学思想、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对于痴迷邪教的知识分子,我们在哀其不幸,怒其不悟,恨其痴迷的同时,要以科学的精神和求是的态度分析其原因。   1.认识能力的局限性。今天的科学不断地理性地揭示宏观和微观世界的内在规律,并不断深化人类自身奥秘的认识。但是科学并没有回答世间所有的问题。如科技可以一般地告诉我们火山是怎样形成的和喷发的机理,但仍不能告诉你某个特定的火山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喷发,并杀死或伤害某些特定的人群。又如,人类现在开始从分子水平上研究和医治疾病,但尚无法完全预防和治愈所有疾病。当科技工作者在科学的道路上不懈探索过程中,面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往往会感到自己的渺小。由于人类对无限宇宙认识的局限性,使个人处于认识上的弱势地位。一方面是“无知无识”的“芸芸众生”,另一方面是“先知先觉”的“通天教主”。但邪教却敢昭示一切,向信徒们保证,你无所不能。   2.思维方式的偏差。社会性决定人的价值追求和精神归宿。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极大地丰富和改变着人类的工作和生活,而信仰恰恰是不能依靠科技手段来解决的。人们通过系统的学习,掌握了一定科学知识和技术能力,这绝不能与科学精神划等号。现代社会要求人们,特别是科技人员了解和研究一些宇宙和自然世界奥秘。但探索世界的奥秘过程中,存在着理性化探索和神秘化探索的对立。在面对和探索自然之谜时,理性化探索将使人类走向科学和哲学之路;而神秘化探索则鬼使神差地让人走上神学和巫术之路。当科技人员盲目迷信科学主义时,往往使人处在信仰上的盲点和误区。因此,有些科技工作者在研究方法上是科学的,但在宇宙观上是唯心的。科技人员只有具备了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时,他的头脑才不会给各种邪教留下缝隙。[Page]   3.有神论。唯物主义者认为未知的世界是可知的,通过科技的进步是可以认识和把握的,但唯心主义则认为自然是不可知的,世界是上帝创造的。向往未知的领域,解答自然奥秘,是科技人员的价值体现。但科技还远远不能回答和解决所有自然和社会的问题,人类认知能力以外的事物是不可言表的。当有人企图回答人类能观察到、可重复证实、合乎逻辑的事物和现象以外的规律,并给予终极的求解,那时他的双脚已脱离了大地。一旦当他(她)把邪教教主认定为神时,他们便力图通过科学研究的方法去证实教主的真实性。于是,这些人便把一个向往未知世界的探索之心,交给了神!   4.科学的未知论与不可知论的误区。人类对科学规律的把握是随实践的发展和认识能力的逐步提升而不断深化的。离开这一前提谈论科学的发展,必然会陷入“不可知论”的泥潭。当然,自然界许多科学暂不能认识和不能重复证实的现象,如果主观地把这些未知的问题视为迷信加以批判,科学便不能突破和发展了。但这绝不是“未知的未必不存在”、“科学尚未认识和证实的不都是迷信”,“现代科学理论是片面和不完善”等观点立论的依据,并由此臆断“试验科学的研究方法,在认识上更具有感情色彩”的歪理邪说。   5.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误区。实证,对科技人员来说是科研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法轮功”邪教组织打着气功的招牌,蒙骗群众。那么什么是气功?其实,气功是道教文化的产物,表现为导引、吐纳、自我修行的健身方法。在气功的历史中,相当长的时间中并未广泛传播,到了清朝和民国时期,人们才冠以气功的术语。气功真正广泛传播是20世纪50年代的事情,其内容也大大扩展和丰富,特别进入80年代,鱼目混珠。首先,修炼“法轮功”是否具有某些强身健体的作用?是否对某些疾病具有疗效?回答是肯定的。这也是部分知识分子练功后迷痴于此的主要原因。“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人们不知气功是什么的情况下,得以打着气功旗号。“法轮功”练习者通过一段心理暗示和持之以恒的体育锻炼,往往会产生一定的疗效。“法轮功”练习者中,极少人具有气功效果,绝大多数人具有心理暗示和体育锻炼(如同体操、散步)的效果。比如,心理暗示,长期对某一功或人产生顶礼膜拜,对人机体肯定会有一定的心理和生理作用。事实上,无论练什么功,包括心理、肢体或语言的,都会产生或强或弱的生理反应,这种反应是自己练就的,心理暗示也是自己接受的。问题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宣称练功的功力(效果)、不是自己修炼的,而是李洪志给的。其目的就是利用练功者修炼的效果来操纵信徒,利用疗效达到控制信徒的目的。   6.心理问题。心理问题折射到一些“法轮功”练习者身上,表现为幻觉,而且是一种顽固的感觉超常心理问题。有些练功者通过一段心理暗示可能产生一定程度的幻觉,其实这种幻觉的机理接近做梦一样,练到一定程度后,有些人还可以操纵“白日梦”。人们做梦时,有时知道做梦,有时并不清楚在做梦。问题在于,产生幻觉并不是问题,而信以为真则是问题;而练功者都追求这种幻觉,并信以为真。邪教则把这种幻觉说成“开天目”,以此控制信徒。由此可见,邪教信徒不仅仅是文化知识和社会问题,也有心理问题。   7.知识结构的局限。知识分子无论是从事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研究的,往往都存在知识结构的缺陷问题。知识分子往往对本学科、本领域的自然科学或人文科学有所了解和把握,但这绝不是科学的全部,更不能与科学精神划等号。如自然科学知识只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却不能解决应当怎样;科技只能解决是非,而不能给人们“价值”判断,价值判断需要另一个认知力量—人文社会科学。同样,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也离不开自然科学发展的基石为依托。同时,由于我们主流文化教育是以正面教育为主,缺少反面的教育,造成人们缺乏免疫力。[Page]   8.无限扩大主观能动性。探索和把握自然之谜与社会规律是知识分子不断进取和创新的动力。然而,不同学科的不同方法又不能无条件的相互替代。有的知识分子在工作中主观地扩大一般认识范围和作用,对本学科能力过分夸大,结果导致聪明反被聪明误。科学精神集中表现为实事求是的精神和能力方面,一旦知识分子将自己的一般认识范畴推向普遍规律,其思维往往是主观性的,很难是理性的。   以上分析也就是法轮功习练者痴迷邪教误入歧途的原因。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