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真情互动 >> 关爱心声
阅读次数:1303 
莫成:终于逃离了“大法”的桎梏
     我叫莫成,是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一名普通农民,1999年开始“练功”, 期间村委会同志无数次地关心我,家人无数次地哀求我,亲朋好友无数次地劝导我,但在法轮功与工作、亲人之间却“毅然”地陷进“法轮功”泥潭里不能自拔,曾一度迷失了自我。现在,我把自己是如何逃离“大法”桎梏的告诉大家,以警世人。
求“圆满”为所欲为
     10年前我有一个温暖而又幸福的家庭,老母身体健康,妻子温柔贤惠,儿女听话可爱。但自从我习练上“法轮功”后,就像中了邪一样,常常东串西跑,找同修,看经文,学功法,废寝忘食地用心钻研,只想早日成仙成佛,升天“圆满”。对家庭所有事务基本上不管,连家里房屋漏水这种事也视而不见,致使我的家变得越来越贫寒。
学法后,自己不知不觉地产生了很多怪异行为,对常人社会的人和事总有一种鄙视的心理,认为它们都是垃圾站的东西,没有层次,很肮脏,产生了天然抵触。尽管我和我妻子是一家人,但那时我对她始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感,认为她不听我的话加入“法轮功”一起分享“大法”的快乐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有时还认为她是李洪志“师父”派到常人社会来干扰我的魔。所以,我很多时候为了“护法”跟我妻子发生激烈矛盾,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故意使劲地气她急她,我嘴上虽然在一个劲的宣扬善,但骨子里其实根本没有善念,反而为了“大法”对我的妻子恨之入骨……
     我的这些怪异行为让我妻子倍感绝望,她的身心日渐憔悴,承受了巨大的心理痛苦,还要承受超常的生活压力。我知道,我妻子为解决家庭日常基本开销,不得含泪外出帮小工挣钱来支撑这个濒临破碎的家。我那时心里实际上特别高兴,我觉得没有她的干扰,我耳根清静了,可以放开手脚好好练功学法了。所以,面对家里的窘况我不但熟视无睹,反而还暗自欣喜,神经兮兮地认为这是我练功求来的大好事,认为只要过了这一关,“大法”路上一定会是春天。不幸的是我不仅未过关,反而给我妻子带来了不幸。妻子于2003年8月的一天工地干活时,因围墙倒塌被当场压死,从此我们夫妻阴阳相隔,永难相聚。
    但噩梦还在继续,我为了让更多的人“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便开始在当地的大街小巷逢人就讲,见人就说,而且口才一向不好的我在与人讲“法轮功”时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此后,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当地发传单、挂横幅,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及歪理邪说推波助澜。在其他学员的“啧啧”声中,我的私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后来每次帮教人员找我谈话,我不是“充耳不闻”,就是“视若不见”,完全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从此,我便更加有恃无恐地开始到处流窜,在几个“法轮功”顽固分子的介绍下,我辗转几个县市,干出了一些违法乱纪,扰乱社会秩序的坏事。由于严重触犯了法律,我被送去劳动教养。
脱苦海峰回路转
    在劳教所里,一开始我仍然拒绝劳动改造,把进劳教所看成是“消业”,是上层次的必经阶段。一天,一个平时跟我挺要好的犯人终于忍不住了,指着我的鼻子大声说,你说你“真、善、忍”,我看你什么也不是,你在外面给国家捣乱,在社会上瞎折腾,在家里不照顾孩子和老人,到这里来还一天到晚不干活、白吃饭,你这算是什么!我被他说得无言以对,我那些“神理”在人家的“人理”面前竟然无言以对。但我的心态还是没有大的改观。
     后来又听说,在我外出期间,我年近七旬的老母亲日夜思念着我,常常在梦中呼唤着我的名字。有一次母亲竟然在梦中与我相拥相泣,不让我再离开,拉着我的衣角不放,迷迷糊糊中,母亲不慎从睡梦中摔到了床下,额头至眼角摔破二寸长的口子,到医院缝了二十几针,后来又卧床不起。我为了“护法”让母亲操碎了心。她被我活活地气出一身重病,并于2005年腊月非常遗憾地离开了人世。说实话,那时的我可以说是被“法轮功”摄了魂一般,对母亲的死漠不关心,按“法轮功”的观点我认为那只是一个很平常的物质肉身,说不定他的“元神”因为我练功到法轮世界“报到”去了。甚至还天真地认为,这是“世间法”规则的基本要求,是“宇宙主佛”对我们家的安排,是人世间“相生相克的理”的正常体现,认为我练功有所得家庭就必然有所失,不失去它们练功路上定会阻碍重重。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