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宗教知识
阅读次数:903 
精神传销欺骗女性,强拍裸照建立性奴小组……媒体深入性崇拜邪教揭露惊人内部

如果你在之前听说过Nxivm这个名字,那么就不会对它的标签感到陌生:“意识培训”“饥饿饮食”“身体烙印”甚至“性奴小组”。

▲Nxivm的建立者基思·拉尼尔  来源:《纽约时报》

英国《卫报》曾深入报道了这个性爱邪教背后的故事,它的所作所为,令人震惊。

Nxivm是什么?

最初的Nxivm,是由一个名为基思·拉尼尔(Keith Raniere)的美国人建立的商业公司,但实际上就是一个传销组织。

它声称能通过培训来促进个人能力和职业发展,当然这一切从开始就是个骗局。努杰伊姆(Noujaim)告诉《卫报》记者,在她第一次接触到Nxivm时,正处于人生巅峰——第一位获得电影泰德奖的女性。然而,她也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她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惘。她未来的方向在哪里?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意义?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困惑。

▲年轻时的努杰伊姆

一场酒会上,加拿大亿万富翁布朗夫曼的女儿,同时也是Nxivm的背后出资人之一,向努杰伊姆介绍了Nxivm课程,告诉她在Nxivm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为了这个答案,努杰伊姆花了5000美金(约35000元人民币)参加了为期5天的训练课程。

▲Nxivm的办公楼门口

在那里,努杰伊姆发现有许多女性跟她一样,她们或是企业高管,又或是毕业于世界名校,这些人相信她们可以改变未来、改变世界。然而,Nxivm的课程却跟她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Nxivm官网及口号:“为了营造更好的世界”

故弄玄虚的高价课程

从早上8点开始,到晚上11点结束,教学大楼的前门通常是上锁的,因为怕有人会进来扰乱课堂秩序。尽管上课时间很长,但是教学楼中只会出售清淡的素食,禁止食用重口味的食物和肉类,因为那样会降低人们的注意力,使人昏昏欲睡。

▲参与课程的女性

首先,成员们将会学习“规矩与礼节”,比如什么是正确的握手姿势,如何对“创始人”基思·拉尼尔表示尊敬,以及明确内部的等级制度。

围巾颜色就是一个重要的标志。颜色不同,在公司内部的等级也不同。白色代表新生,每注册一门新课程,或者招募一个新的成员,就能在围巾上多一个条纹,攒满四个条纹,就能升级成其他颜色。

▲佩戴不同颜色围巾的成员 来源:加拿大广播公司

课程分为不同的模块,有一个模块称为“死亡收益”,它教授成员们能从伴侣死亡中收获什么好处。还有个模块叫“最佳人才”,教导他们需要通过良好的行为提升自己的个人素质,成员们被告知,自己喜欢一些东西是基于虚荣、虚伪的心理,追随建立者基思·拉尼尔,能帮助他们变成更好的自己。

▲新成员们正在上课

由于上课强度很大、食物供应也并不充足,成员们几乎整日都处于一个恍惚的状态。但是,这貌似更符合基思·拉尼尔的需求:人们在这种心理状态下更容易接受他的教导,是一种潜意识的教学与催眠。

▲Nxivm的教学楼 来源:美国广播公司

神秘的DOS小组

由于参加Nxivm课程的大部分都是女性,建立者基思·拉尼尔对那些高级学员表示,希望她们能加入一个秘密小组,声称这个组织是为了女性争取权利而存在的。

然而,这个秘密小组实际上却没那么简单。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个DOS小组又被叫做“秘密姐妹会”。为了入会,她们必须向招募她们的人提供裸照或者其他有损声誉的材料。如果谁泄露了组织的存在,她的这些材料就会被披露出去。

“秘密姐妹会”其中一名成员萨拉·埃德蒙森(Sarah Edmondson)说,一旦同意加入这个小组,就必须要接受入会仪式——在身上纹一个小小的图案。

一开始她以为,只是在脚踝或者腰上纹上一个标志,但结果却始料未及:成员们被要求全裸,在按摩床上躺下,另外有3个人按住她的腿和肩膀。一个主持人带领她们说道:“主人,请给我打上烙印,这是我的荣幸。”

▲正在展示烙印的前成员 来源:《纽约时报》

接下来,有人会用烙铁一样的工具在她们髋骨下方烙上一个约5厘米的符号,这个过程将持续20、30分钟。在那段时间里,房间里充斥着压抑的尖叫声和人肉的烧焦味。

埃德蒙森说:“我的身体似乎都不是我的了。”

▲成员们被烙下的疤痕 来源:《纽约时报》

这一切并不是结束,在可怕的烙印仪式结束后,这些女性就拥有了“主人”。“主人”可以给她们下达命令,例如要求她们每天吃多少食物、用冷水沐浴、一天睡多少个小时、甚至要求她们和不同的人发生性关系。

除了这些,有成员还表示,Nxivm内部还会对她们进行人体试验。一位名叫布兰登·波特的医生,强迫她们看一些杀人分尸的镜头,并记录她们的脑电图反应。

“秘密姐妹会”定期举行聚会,每个“主人”都要带来自己的奴隶,这些奴隶如果想成为“主人”,那就要招募自己的奴隶。在全美各地、加拿大、墨西哥都有这个小组的存在。

一旦加入这个小组,再想脱身就十分困难,因为她们不仅会被视为邪教的一员,还会被视为“性奴隶”。

▲正在展示围巾的“秘密姐妹会”成员 来源:《卫报》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消息,一个名叫艾莉森·麦克的女演员作为基思·拉尼尔的私人奴隶,曾经签下一份可怕的声明:如果她想要离开拉尼尔,或者不履行自己的承诺,她所有的财产都将会转移到拉尼尔名下。

▲女演员艾莉森·麦克走出法院 来源:《纽约时报》

她甚至还写过一封信,声称自己曾经虐待过自己的侄子,拍摄过大量的裸照。如果离开,这些东西将会让她身败名裂。

为了让自己的处境好一些,麦克承认,她也发展过自己的奴隶,从一个被害者,变成了施害者。

起诉与定罪

2018年3月,拉尼尔因涉嫌性贩卖、性侵与强迫劳动而被捕。Nxivm的其他运营者也面临着敲诈勒索、性交易等罪名的指控。

▲基思·拉尼尔 来源:《纽约时报》

但对于Nxivm的狂热追随者来说,这并不是结束。她们在拉尼尔的拘留所外组织各种抗议活动,他们并不承认对于Nxivm的指控,并对那些虐待行为视而不见。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社会学家扬贾·拉里奇(Janja Lalich)博士说,Nxivm与许多这类邪教团体都有共同的特点——

“他们对该组织信仰体系的吸收和内化越多,就越难以质疑它。”

“自我感已被狂热的自我所取代,当你陷入邪教范围之内时,所有异常行为都会被视为正常。”

邪教还常常表现出通过羞耻、秘密、内疚和同伴的压力来控制成员的特征,正如Nxivm一样。

如今,许多Nxivm的前成员正在回归正常的生活,但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这并不容易。

“脱离邪教并没有脚本可循,远离它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一名Nxivm前成员这样说。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