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宗教知识
阅读次数:1333 
招远“全能神”血案七周年:商海骄子何以走上“神”路成真凶

 2015年2月2日,56岁的张立冬走完了短暂的一生。就在这天,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依法对其执行死刑。同他一起被执行死刑的还有他的长女张帆,一个误入邪教深渊的大学毕业生,年仅31岁。

 

 此前的2014年5月28日,在山东招远的一家麦当劳餐厅,张立冬伙同另外5人制造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惨案,将年仅36岁的弱女子吴硕艳当众活活打死。而在悲剧发生之前,张立冬等人却与被害人素不相识。

 被张立冬等人殴打致死的吴硕艳有一个未满7岁的儿子。惨剧发生以后,因为担心年幼的孩子无法承受丧母之痛,家里人很长时间都没把母亲被害的消息告诉他。天真无邪的孩子不知母亲去了哪里,直到“六·一”儿童节那天还等着妈妈给他买回比萨饼。而吴硕艳去麦当劳餐厅买比萨饼并非只是为了儿子,更主要的是为了买给偏瘫的婆婆。

 

 吴硕艳

 吴硕艳到死都不知道杀害自己的是“全能神”信徒,而张立冬等人却正是受“全能神”邪教歪理蛊惑,才向一个弱不禁风的无辜女子下了毒手。

 害死吴硕艳的理由很简单却很荒唐:张立冬的女儿张航向她索要电话号码遭到拒绝。不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电话号码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张立冬等人眼里,吴硕艳便因此成了“邪灵”。而他们索要电话号码的目的,则是为了发展“全能神”邪教成员。

 

 行凶的另外5个人里,有两人是张立冬的女儿——张帆和张航,一个是张立冬的儿子张某,一个是张立冬的情妇张巧联,还有一个是张帆的朋友吕迎春。除去张立冬和张帆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之外,其余四个人当中的张航、张巧联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七年;吕迎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立冬的儿子张某则因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而被另行处理。

 

 张立冬的老家在河北省无极县城关镇东关村。说起他的大名,老家的人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这句话不是说的他杀人之后,而是他没有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以前。上世纪80年代,张立冬曾在山东当兵。复员之后,便随着当时的下海经商大潮做起生意,先是经营五金建材,后来又搞了个废品收购站。可折腾来折腾去,总也搞不出点名堂。

 

 让张立冬富起来火起来的是医药生意。到了90年代,国内出现了第一批医药代表,张立冬抢占先机杀入医药行业,不长时间就赚了个盆满钵满。在老家大部分人还过着“一户一院”农家生活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通往县城的公路边盖起了一座三层楼的“小别墅”。全家搬到山东招远以后,这座三层楼别墅租给旁人,成了一家“福运来超市”。

 

 就在张立冬的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邪教“全能神”也悄悄瞄准了他和他雄厚的家产。

 在张立冬家,大女儿张帆是“资格最老”的“神选民”。她是在2005年“被神得着”的。当时,她还是一名中国传媒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只有21岁。一次意外的挫折让她患上了抑郁症,而这次意外又意外地使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偏离,在无意识中坠入邪教陷阱。

 

 给她“引路”的是在家门口偶然捡到的一本“全能神”宣传材料。拿回家细读,她发现这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剂对症施治的良药。于是,她便自我封闭,关起门来“吃喝神话”。后来,又在网上认识了“全能神”信徒吕迎春。通过网上“交通”,她发现吕迎春便是那个“活在神光里”的人,而自己则纯粹是“活在黑暗里”。这样,她不仅更加痴迷地“敬神”“爱神”,而且还把吕迎春的话当成了行路指南。

 

 以后,为尽快获得一张“去往天国的船票”,她一次性向“全能神”邪教组织交纳“奉献款”十几万元。

 张帆的信“神”只是这个家庭霉运的开始,而等到“神的慈爱”降临到家中大部分人头上,家庭的命运则发生了根本转变。

 

 2007年,张立冬在生意场上遭受严重挫折,情绪由此坠入低谷。而邪教“全能神”的“作工”对象也正是处于迷茫中的人,尤其是像他这种处于困惑中的所谓“成功人士”。其实,自从张帆把邪神引进家门,这个家庭的变质便成了早晚的事。此刻,“全能神”邪教组织惯用的“亲情牌”又被巧妙地派上用场,经女儿张帆引领,张立冬迷迷糊糊地踏上了没有归程的“神”路。

 

 邪书《话在肉身显现》上说:“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因为明白了“被成全”的奥秘,张立冬便想以最好的“实行”去“合神心意”。而他的“实行”也真可谓“合神心意”,完全是一副为“神家”不惜砸锅卖铁的样子。

 经大女儿张帆鼓动,小女儿张航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吃喝神话”,儿子则连小学都没有读完。最后,这个五口之家只有妻子陈秀娟一人没有“被神得着”。

 

 随着痴迷程度的步步加深,张立冬越来越懂得“神的性情”,也越来越“认识神的作工”。“体贴神”“顺服神”的邪教观念使他一天天迷失自我,头脑中完全没有了独立思考意识。他的彻底沦陷让“全能神”邪教组织如同苍蝇见了血,更抓紧了对他诡谲的“作工”。在“全能神”歪理邪说蛊惑下,他毫不吝惜地变卖了厂房场地,并在后来将所获两千万元资金中的一半毫不犹豫地向“神家”交了“奉献款”。

 紧接着,为了更加“体贴神”,张立冬举家搬迁至山东招远县城,入住丽水苑小区一套90平方米的单元楼。

 

 以后的日子里,张立冬一家便不再做任何工作,而是一心一意关起门来信“神”。他们的生活并不奢华,反倒非常节俭,但对“神家”的“奉献”却出手大方,可谓一掷千金。

 为给“全能神”邪教组织提供活动场所,他出资购买了多处住宅和店面;为给“全能神”信徒提供交通方便,他出资购买了好几部汽车,据他的邻居说,那几部汽车都很不错。此外,他还出资为“全能神”邪教组织购置电脑、连接网络。

 吕迎春、张帆联络了40多名“全能神”信徒,组织聚会活动达100多次,每次都是张立冬出车出钱、提供活动场所。

 

 在“全能神”邪教歪理蛊惑下,张立冬一家信“神”越来越走向疯狂。而随着“神光”在家里不断充溢,张立冬并不信“全能神”的妻子陈秀娟也就越来越不为亲人所容。全家人都把她看成“抵挡神”的“恶魔”,最后,竟将她赶回无极老家。

 陈秀娟走了,也许这是命运对她最好的庇护。因为在杀死吴硕艳之后,说起自己不肯信奉“全能神”的母亲,张帆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她也是一个邪灵。”

 

 张帆的话不能不令人后怕,然而,荒谬的还不止这些。把母亲赶回老家以后,她居然支持父亲接纳了情妇张巧联,而这个张巧联却比她还小了六岁。不为别的,只因为张巧联也是一名“全能神”信徒,是“神家”所谓的她与父亲的“姊妹”。

 

 在此之前的2010年,张立冬的大哥张冬至罹患癌症在老家去世。接到消息,张立冬一家居然没一个人回老家看上一眼。

 指责人类“性情败坏”的邪教“全能神”,竟迫使张立冬一家“性情败坏”到如此地步!

 还有,张立冬与女儿张帆在家庭中的地位也被“神家”弄得彻底颠倒。在这个信奉“全能神”的家庭,包括身为父亲的张立冬在内,所有人都要听任张帆指使,因为她在“神家”比父亲的“资格更老”。而对于张帆和她的“领路人”吕迎春,张立冬则像“顺服神”一样恭敬地称其为“神长子”。

 

 据张立冬所在小区的保安说,张立冬一家人很少出门,与人交流更少,只是偶尔出来遛遛狗。因为他们不肯透露家里的实情,保安还曾错把张立冬的情妇张巧联当成他的女儿,认为他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保安也曾问过张立冬做什么生意,张立冬则撒谎说是搞外贸的。

 

 近乎全封闭的“吃喝神话”生活,使张立冬一家越来越与社会格格不入。而这种精神状态又让他们看谁都像是“抵挡神”的“邪灵”,甚至达到神经质的程度。有时不只是人,任何事物都能令他们想入非非。

 不光是张立冬一家,就是他们的“领路人”吕迎春也是这般精神状态。因为痴迷“全能神”,吕迎春早就与丈夫离了婚,当时跟儿子在一起生活。

 

 邪教“全能神”为诱骗和控制信徒,极力自我标榜并肆意贬低人类。而贬低人类的行为走至极端,便会使信徒滋生出对人类社会的仇视心理。同时,“神的威严、神的烈怒、神的审判”又时时催生出信徒的戾气。张立冬家记事板上的那些怪词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在那块记事板上,满满都是“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等暴力词汇。在这种暴戾氛围中,甚至连一只狗都难逃“全能神”的邪教魔掌,因为这只狗也被他们视作所谓的“邪灵”。

 

 张立冬家的客厅里有一只铁笼子,平时在里面关着的就是全家人偶尔出门时牵着的那只宠物狗。那只宠物狗当初是陈秀娟收养的。陈秀娟因为被视作“抵挡神”的“邪灵”被赶回了老家,她收养的这只狗便转而被全家人视作“邪灵”。

 

 2014年5月26日晚,吕迎春正在张立冬家客厅里与这家人“交通”,忽然瞥见那只宠物狗正对着自己呲牙,因此就产生了一种“邪灵”来袭的恐惧感。见“邪灵”要袭击自己的“领路人”,张帆毫不犹豫地对狗动了手,只几下就结束了狗的性命。

 荒唐的“除魔”行动很快就结束了。这次杀死的还只是一只宠物,但两天过后,他们竟然杀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杀人的理由也是为了“除魔”。

 

 2014年5月28日21时许,张立冬一家和吕迎春在麦当劳餐厅就餐,偶遇独自用餐的吴硕艳。因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这些“神选民”便把吴硕艳视作“恶灵”。张帆率先向吴硕艳伸出了罪恶的黑手,随后,其他人相继冲向吴硕艳对其进行围殴,只几分钟的时间,就和着“恶魔”“邪灵”之类的诅咒夺去了吴硕艳年轻的生命。

 

 张立冬是这起凶杀案的主要凶犯之一。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光头男人,竟把柔弱女子吴硕艳从椅子上一把扯倒在地,用拖把对其头部、面部猛抽。把拖把打断之后,又在吴硕艳的惨叫声中猛踢其上身及头部,直到民警赶到现场仍不罢休。而到此时,吴硕艳早已停止了呼吸。

 

 《话在肉身显现》里说:“胆怯的必因胆怯而受刑,信心百倍的必因着你的信心而得福。”为了除掉所谓的“邪灵”,张立冬没有胆怯;而“神家”虽然赐予他“信心”,却并不能让他“得福”。他得到的也理应是法律的严惩。

 然而,因为灵魂的迷乱早已让他是非颠倒,所以,他最终也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在犯罪。下面是他在看守所与记者的一段对话:

 记者:5月28日晚上为什么在麦当劳餐厅殴打他人?

 张立冬:因为她是恶魔、邪灵,目的就是打死她。

 

 记者:那你们不考虑法律吗?

 张立冬:不考虑。

 记者:也不害怕法律吗?

 张立冬:不害怕,我们相信神。

 

 是的,张立冬就是因为相信“神”……

 他就这样被“全能神”带上了绝路,而“顺服神”的魔咒又使他到死都不能明白:“全能神”所谓的“成全”,只不过就是要把信徒引向毁灭。 

 资料来源:

 1. 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主犯张帆 张立冬被执行死刑 

 2. 记者探访犯罪嫌疑人张立冬的家

 3. 山东招远警方破获“5·28”故意杀人案 记者采访犯罪嫌疑人张立冬

 4. 《新闻1+1》 20140821 全能神教 “神”在何处?

 5. 《焦点访谈》 20141012 邪教不归路 

 6. 《法治在线》 20141011 

 7. 招远命案6名嫌犯索要电话号码意在发展邪教成员

 8. 招远案嫌犯长女称母亲是"恶灵之王":见面就杀

(责任编辑:力枫)
相关阅读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